栏目导航

明朝将领平安怎么死的

发表时间:2019-09-11

  朱棣称帝的第七年,这几年的时间,国家昌盛,朱棣的位置也已经稳了,基本上所有的权利也都已经被朱棣收归囊中,这时候他。巡视北平的时候就突然想到了平安,然后问身边的人,平安现在还活着吗?身边的人回答,还活着呢。

  后来这句话也传到了平安的耳中,因为这一句话,平安也意识到皇帝对于自己还是有一些怀恨的,为了当时自己的家族,只有选择自杀。

  平安,明朝早期将领、官至北平都指挥使。明太祖养子,济宁卫指挥佥事平定之子。

  洪武元年(1368年),其父济宁卫指挥佥事平定在跟随常遇春攻克元大都时战死,平安继承其父之职,后屡任密云指挥使,右军都督佥事。

  建文元年(1399年)七月,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役,建文帝派军平乱,平安以列将的身份随军出征。耿炳文为朱棣大败之后,建文帝派李景隆接替其统帅之位,任命平安为先锋。

  建文二年(1400年)四月二十四日,朱棣欲图渡过白沟河,回援北平,在白沟河侧与平安相遇,平安率领万余骑兵准备拦截,朱棣看不起他,扬言要击败平安,但双方交战之后,朱棣却不能如愿。时朝廷六十万军队驻扎在白沟河上游,朱棣亲率将士冲入阵中,以百余骑在前,假装退却,令平安军队骚动,朱棣趁机攻击,平安只得败走。

  深夜时各自收兵。第二天,两军再战,平安连败朱棣部将房宽、陈亨二人,朱棣觉得形势不利,亲自上阵战斗,冲入阵中,香港马会六合神算。平安十分勇猛,差点刺中朱棣,然而朱高煦率领援军赶到,朱棣得以逃脱。

  五月,李景隆败走济南,朱棣率军围攻济南,平安率军驻扎在单家桥,出兵御河夺取燕军的运饷船只,又挑选五千名水性好的士兵渡河逼近德州,加上济南城内铁铉、盛庸的坚守,朱棣被迫撤军,平安和吴杰进驻定州。九月,任左副总兵。

  朱棣称帝的第七年,这几年的时间,国家昌盛,朱棣的位置也已经稳了,基本上所有的权利也都已经被朱棣收归囊中,这时候他。巡视北平的时候就突然想到了平安,然后问身边的人,平安现在还活着吗?身边的人回答,还活着呢。

  后来这句话也传到了平安的耳中,因为这一句话,平安也意识到皇帝对于自己还是有一些怀恨的,为了当时自己的家族,只有选择自杀。

  从后来可以看出来,朱蒂莎平安的这件事来说,他的心狠手辣完全不下于自己的父亲朱元璋。而且他杀人来说的话呢,更迂回一些,经常做出来一副,道貌岸然的样子。

  但是,逼的,将军不得不自杀,以防止自己的子孙后代受到自己的牵连。而且从自己的侄子手中把皇位抢出来,也能看出来,朱棣是一个身心狠手辣的人。

  平安自建文元年(1399年)7月,以先锋之职参加战役以来,分别于建文二年(1400年)四月、建文三年(1401年)三月、七月、八月、建文四年(1402年)四月于白沟河、单家桥、杨村等地屡败燕军,击杀燕军骁将王真等数人,败燕将房宽、陈亨、薛禄、李彬等七人。

  擒获薛禄,两次险些刺死朱棣,燕将中无人敢挡其锋,威名赫赫,战功无数,整个靖难之役中,朱棣屡次和南军大战,所向披靡,唯独在对平安、盛庸二人时才会挫败。

  平安,小字保儿,建文帝南军将领,为太祖养子,力举数百斤。力主抵抗燕军,骁勇善战,屡败严峻,“燕王与南军数大战,每亲身陷阵,所向皆靡,惟安与庸二军屡挫之”,后被燕王所擒,燕王惜其材勇,以平安为北平都指挥使。永乐七年三月,成祖巡北京,阅览章奏时见忽然看到平安的名字,对左右说:“平保儿尚在耶?”平安闻之,遂自杀。毕竟平安不是燕王靖难旧臣,还曾使燕王受挫。成祖听到他活着还大吃一惊,平安怕朱棣秋后算账,不愿受辱遂自杀。

  平安 (?-1409) 滁(安徽滁州)人,小字保儿。父定,从太祖起兵,官济宁卫指挥佥事。从常遇春下元都,战没。 安初为太祖养子,骁勇善战,力举数百斤。袭父职,迁密云指挥使,进右军都督佥事。 建文元年,伐燕,安以列将从征。及李景隆代将,用安为先锋。燕王将渡白沟河,安伏万骑河侧邀之。 燕王曰:“平安,竖子耳。往岁从出塞,识我用兵,今当先破之。”及战,不能挫安。时南军六十万,列阵河上。王帅将士驰入阵,战至暝,互有杀伤。及夜深,乃各敛军。 燕王失道,从者仅三骑。下马伏地视河流,辨东西,始知营垒所在。明日再战,安击败燕蒋房宽、陈亨。 燕王见事急,亲冒矢石力战。马创矢竭,剑折不可击。走登堤,佯举鞭招后骑以疑敌。 会高煦救至,乃得免。当是时,诸将中安战最力,王几为安槊所及。已而败。语详《成祖纪》。 燕兵围济南。安营单家桥,谋出御河夺燕饷舟。又选善水卒五千人渡河,将攻德州。围乃解。安与吴杰进屯定州。 明年,燕败盛庸于夹河,回军与安战单家桥。安奋击大破之,擒其将薛禄。无何,逸去。再战滹沱河,又破之。 安于阵中缚木为楼,高数丈,战酣,辄登楼望,发强弩射燕军,死者甚众。 忽大风起,发屋拔树,声如雷。都指挥邓戬、陈鹏等陷敌中,安遂败走真定。 燕王与南军数大战,每亲身陷阵,所向皆靡,惟安与庸二军屡挫之。 滹沱之战,矢集王旗如胃毛。王使人送旗北平,谕世子谨藏,以示后世。 顾成已先被执在燕,见而泣曰:“臣自少从军,今老矣,多历战阵,未尝见若此也。” 逾月,燕师出大名。安与庸及吴杰等分兵扰其饷道。燕王患之,遣指挥武胜上书于朝,请撤安等息兵,为缓师计。帝不许。 燕王亦决计南下。遣李远等潜走沛县,焚粮舟,掠彰德,破尾尖寨,谕降林县。 时安在真定,度北平空虚,帅万骑直走北平。至平村,去城五十里而军。燕王惧,遣刘江等驰还救。安战不利,引还。 时大同守将房昭引兵入紫荆关,据易州西水寨以窥北平,安自真定饷之。 八月,燕兵北归。安及燕将李彬战于杨村,败之。 四年,燕兵复南下,破萧县。安引军蹑其后,至淝河。燕将白义、王真、刘江迎敌。 安转战,斩真。真,骁将。燕王尝曰:“诸将奋勇如王真,何事不成!”至是为安所杀。 燕王乃身自迎战,安部将火耳灰挺槊大呼,直前刺王。马忽蹶,被擒。 安稍引却。已,复进至小河,张左右翼击燕军,斩其将陈文。 已,复移军齐眉山,与诸将列阵大战。自午至酉,又败之。 燕诸将谋北还,图后举。王不听。寻阻何福军亦至,与安合。燕军益大惧,王昼夜擐甲者数日。 福欲持久老燕师,移营灵璧,深堑高垒自固。而粮运为燕兵所阴,不得达。安分兵往迎,燕王以精骑遮安军,分为二。 福开壁来援,为高煦所败。诸将谋移军淮河就粮,夜令军中闻三炮即走。 翌日,燕军猝薄垒,发三炮。军中误以为己号,争趋门,遂大乱。燕兵乘之,人马坠壕堑俱满。 福单骑走,安及陈晖、马溥、徐真、孙成等三十七人皆被执。文臣宦官在军被执者又百五十余人,时四月辛已也。 安久驻真定,屡败燕兵,斩骁将数人,燕将莫敢婴其锋。至是被擒,军中欢呼动地,曰:“吾属自此获安矣!”争请杀安。燕王惜其材勇,选锐卒卫送北平,命世子及郭资等善视之。 王即帝位,以安为北平都指挥使。寻进行后府都督佥事。 永乐七年三月,帝巡北京。将至,览章奏见安名,谓左右曰:“平保儿尚在耶?” 安闻之,遂自杀。命以指挥使禄给其子。

  自杀,“安久驻真定,屡败燕兵,斩骁将数人,燕将莫敢婴其锋。至是被擒,军中欢呼动地,曰:“吾属自此获安矣!”争请杀安。燕王惜其材勇,选锐卒卫送北平,命世子及郭资等善视之。 王即帝位,以安为北平都指挥使。寻进行后府都督佥事。 永乐七年三月,帝巡北京。将至,览章奏见安名,谓左右曰:“平保儿尚在耶?” 安闻之,遂自杀。命以指挥使禄给其子。”